夏家兄弟二三事


谢谢我老婆 @晴末。  给我做的图♥

文中部分设定请结合 [古一古二]意识流脑洞 15.4.10 观看。

其实真的是段子集来着,略OOC



【夏家兄弟是谁】

夏夷则和夏逸尘是一对兄弟。

两人长相说相似,也不完全相似;说不相似吧,却偏有那么一丝丝相似。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夷则比逸尘高一些,气质不太一样。夷则清冷寡言,自带嘲讽气场,耍得一手好眼刀。逸尘看着安静,其实一肚子坏水,脑子里一天到晚不知在想啥,常常灵魂出窍云游天外。

夷则有一块随身长生佩,而逸尘没有。

 

夏夷则是早产儿,母亲当初生他的孕期过得不好,被夷则父亲赶出家门,流落在外一边打工一边养胎,受尽白眼,后来被母家找回,才勉强诞下夷则。

夷则因此落下了阳虚的病根,经常手脚冰凉。母亲觉得亏欠他,就把夏父当年给她的玉佩给夷则,希望有一天他看见玉佩能想起自己还有一个漂泊在外的儿子。

夷则自然不愿,他恨父亲,但是拗不过母亲,玉佩他自幼放在贴身衣物内,一般不见光,眼不见为净。

 

岁月并没有磨平母亲对那个人的爱,反而随着夷则的长大不断加深。事情发生时夷则随母亲在一个山区乡村清居,正遇上生父进山遇上山难,母亲又一次救了他。

年幼的小夷则扒着门框沉默地望着母亲照料那个人,那种温柔,那种笑容,母亲从来没有给过自己。小夷则在冷夜中握紧拳头,他恨他,恨不得他死了才好。

就是那几日母亲怀上了逸尘,夏父并不知道,检查出来的时候他早已经离开了。自幼寡言的夷则沉默地看着他来了,伤害了母亲,然后又离开了。他什么也不能说,母亲的眼神制止了他。十月之后当他怀里抱着呱呱坠地的弟弟,看着卧床虚弱的母亲,疲惫又充满希望的目光,他仿佛能想象当年母亲产下自己的辛酸。弟弟安静地躺在他怀里,红彤彤的小肉团子,那么脆弱的生命,一想到是那个人造的孽——

该怪弟弟吗,弟弟是无辜的,母亲也是无辜的。而那个人……

那一晚夏夷则无师自通地意识到了,无论怎么等,都没有人会来。现在他是家里最大的男丁,家庭的重担沉甸甸地落在他的肩上,他必须担起这个责任。



------------------------------------------------------

【现在】

古剑省

省会和政治中心:琴剑市

经济中心:夜晗市

(乐无异:听起来真是好酸,谁起的名)

 

省内两所名牌大学,天墉大学和太华大学,同属昆仑盟校。

太华大学位于夜晗市东北方向太华区,全区学府林立,学术氛围极浓。


四年前夏夷则靠着赡养费和奖学金从太华大学医学院顺利毕业,跟随导师清和进入太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成为一名外科医生。弟弟夏逸尘不负众望,从太华附中保送进太华大学医学院。

 

太华大学有个文学社,逸尘从小就文学兴趣浓厚,一开学就入了社,一年后他遇到了一个奇人,新闻传播院的大四师姐逸清。

(逸尘:不就是名字像吗,你们很烦,你们全家都是亲兄妹。)

说起这位师姐,很是不得了,目下最流行的仙侠言情小说《逸尘子》系列就是出自她的手笔,那真是火爆异常,据说还有人想买版权拍电视剧。

(逸尘:看什么,和小说主人公同名很奇怪吗。)

 

话虽这么说,《逸尘子》的诞生倒确实和逸尘本人有关。

古时曹大师曾经有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今天写的文,都是当年床上遭的罪!

其实呢,《逸尘子》系列,很多情节都是由逸尘本人的口述艺术加工而成。

艺术来源于生活,每晚夷则在床上遭的罪,以及平时被如何如何追求的点点滴滴,他的孝顺弟弟夏逸尘调转上下,bl变bg,添油加醋转述给逸清。

 

“算是变相为自己哥哥挣口气!”

“那为何主角是你,不是给我争气吗?”

“啊哈哈,那什么,我路过,路过而已……哥我同学叫我!我走了!”

“臭小子……”


 乐宅。


“我不甘心!我怎能甘心!”

“乐兄不甘心所谓何事?”

“夷则你看这本书,这里面写的…这…………啊!!(抓狂)”

夏夷则奇怪地接过来,翻看了几下,然后重重将书摔在地上。

“胡闹!你从何得来此书!”

“这不重要!你……你不觉得这床戏很眼熟吗!!今晚我还要加强房子的安保!”



------------------------------------------------------

【夏家兄弟日常对话】

 

“弟弟,你又带女同学回来了,你……是不是……”

“别闹,哥,她是我在文学社的笔友,我学姐。”

“笔友?文学社?(也好,好歹是正经爱好。)不过……终归是女孩子,带人家回家还是惹人非议。”

“咳,那什么,因为我很多创作素材在家里啊,那什么,不方便带去学校……”

 

“说了多少次了!你灵感来了写纸上!本子还不够吗?!怎么能写桌子上,墙上,地板上!妈看到了多不好!!”

“哥你不懂!这才是真灵感!古代诗人灵感来了都随手写叶子上!”

“你还有理了你!”

 

“弟弟,我给你每月生活费不是才两千,你怎么存的这么多钱去新西兰/日本/荷兰/英国采风?”

“哥,你别管了,我自己有在外头打工的。”

“你……”欲言又止。

“我知道,我会注意安全的,放心吧哥。”

 

夏逸尘:我不会告诉我哥我偷拍他的照片在学校里卖,虽然是不露脸的那种……为此我害挨了乐大哥一顿胖揍……

 

夏夷则:我家的弟弟,诶,调皮,上大学后管不住了,最近似乎开始谈恋爱了,我不敢告诉妈。他经常带一个女同学回来,两个人在房间里嘻嘻哈哈有说有笑,还有撕东西的声音,我一敲门就没声儿了,开门进去,两人看起来也正常,就是脸都很红,我实在看不出什么……其实弟弟有了喜欢的人,可以明白告诉我,只要不耽误学习,我不会拦他,可是他这样偷偷摸摸的实在叫人担心他是不是学坏了……我平时工作忙,没空管他,妈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家里只靠我一个人,我不希望弟弟出什么乱子……

 

夏逸尘:每次和师姐一起讨论都文思泉涌,灵感源源不断,只恨两只手不够用,稿纸撕了一张又一张,扔得满屋子都是……保佑老哥不要偷看啊。



------------------------------------------------------

【夏逸尘的日记】

《我的哥哥》


我家的哥哥,什么都好,长得帅,学习好,有礼貌。不过也有缺点,他拿得住手术刀,却提不起扳手和炒菜勺。自从母亲卧病之后,我们家都是我做饭的。

有一天家里暖气坏了,修不好,妈年纪大了,没暖气不行,哥没办法,打电话叫了一家修理公司。

修理工来得好快,手脚也挺利索,长得居然也蛮帅,像混血。

他真的超热情的,说得我哥一愣一愣的,跟只八爪鱼似的缠着我哥,两三个小时了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最后我哥居然发了火,就差直说“请你滚蛋”了。临走时那个人还在门缝下塞了一堆名片……

我很少看到我哥被人逼成这样(忍笑),这个修理工很不一般啊。

说到名片,我那天拿了一张,原来那个人叫乐无异,公司叫什么“不要打雷”……好奇怪的名字,就像那个修理工一样奇怪。

第二天我下楼买菜的时候,看见小区门口新开了一家店,店名叫不要打雷太华区分店。

奇怪,我记得昨天还没有的啊。

我好奇地在门口看了看,竟然看到了昨天那个修理工,坐在写字台后面,好几个人围着他,看起来好像他是老板似的……

真是奇哉怪也。

不过这样也好,有了家门口的修理公司,我哥就不用每次边百度边修马桶,修灯泡,修这个那个了。



 

“哥,我觉得,家里需要个男人。”

“胡说什么,不是已经有两个了?”

夏逸尘看看自己,又看看脸蛋白净,一身书卷气的哥哥。

“我还是男孩子啊,你……”

“………是不是想尝尝手术刀的滋味?”



------------------------------------------------------

【夏医生的日常】


“无异,我今晚还有两台手术,你别等了,早点回去吧,抱歉。”

“喔……”

 

凌晨三点,疲惫的夏医生推开手术室的门,看见门口长椅上缩着一团黑影,暗褐的发丝在手术室灯箱冷光下泛着流光。还来不及思考,那团黑影就冲上来紧紧地抱住他。

“果然手脚冰冷,你这身体连自己都不爱,除了我,谁来操心。”一边说着,一边把热水袋和姜汤使劲往他怀里塞。

“嗯……无异……”闻到爱人熟悉的气味,那一瞬间他只想卸下浑身重担陷进乐无异温暖的怀抱,不过他很快想起沾满细菌的白大褂还没脱。

“别碰我,很脏……”

“我知道,我帮你脱,你就在这儿坐着,快喝姜汤一会儿凉了。办公室钥匙还是在左边裤袋里吧,我就知道,大衣也在办公室里吧?还有什么东西要拿的?”

“嗯……还没有写手术报告。还有……导师今天给了我一本资料,红色文件夹的,在我桌上,帮我带来。”

“知道啦,好夷则,你先休息,我拿了东西咱们就回家。我车停在路边,那儿不让停的,怕久了被贴罚单。我马上回来!”

 

“夷则,我做了个新机器,你口述给我,我打字录进入,它就能按你的笔迹写报告了。我给它起名‘夷则不累一号’!”

“托夷则的福我学了好多医学知识呢,谢伯伯那边研发医学器材我能帮上更多忙了,好夷则,你真厉害……对了,我妈来快递了,给你寄了好多吃的,补品什么的,我总跟她说不要信那些广告嘛。她还说你什么时候得空了,叫我带你回云南玩儿。对了,她还给你织了条围巾!气死我了,居然给我的一件也没有……”说的时候呆毛也生气地一翘一翘。夏夷则失笑,情不自禁吻上乐无异喋喋不休的唇。

 

“傻瓜……下次别这么等我这么晚,我是工作需要没办法。”

“嗯嗯,知道啦知道啦。”

 

 

 

 

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浑身汗水和酒精味的夏夷则推开手术室大门——

“夷则~~”



tbc.




评论(9)
热度(26)

© 满陇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