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背台词

星罗岩的表白戏中,夏夷则一直磕磕巴巴,每到关键时刻频频出错,结果整了一晚上也没拍成。
阿阮笑呵呵地表示不要紧,但是拦不住导演十分上火:“夏夷则,你这几场戏怎么搞的?之前不是这样的啊?是不是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我看能不能给你批个假。”
“不用。”夏夷则尴尬地想,明明台词背得滚瓜烂熟的,怎么会…
“诶呀夷则,你脸这么红?”一旁围观的闻人羽突然出声,“你有病吗,我有药呀。”
“是啊是啊,夷则你有什么困难,不要憋着嘛。”众人纷纷附和。
夏夷则更难堪了,正在寻思怎么解释,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什么?夷则生病了?”
原来是乐无异,这几天没他的戏,看样子刚从别的剧组揩油回来,插着口袋悠哉悠哉的。
羡慕嫉妒恨呐……夏夷则咬牙。
乐无异破开人群走向夏夷则,手一扬直冲他脸。夏夷则条件反射格挡,乐无异一招反格挡轻松把他手扭到背后,另一只手在他脸上狠狠摸了几把,举起满是妆粉的掌心对众人说:“病得不轻啊,直冒汗呢。”
能耐啊你…夏夷则默默地想。
“天哪!”阿阮果然花容失色,“小叶子快扶夷则回房间吧!”
“放心吧。”乐无异的动作更快,手一搭腰一搂,架着夏夷则在众人面前扬长而去。

乐无异把夏夷则像米袋似的往床上一摔,反身扣上门,回头说:“瞪着我做什么,还不脱衣服?”
剧情进展得有点微快啊…夏夷则想。
“那什么…乐兄,这好像有点…”
乐无异莫名奇妙地看着他:“你在犹豫什么?穿着一身鱼皮不难受吗?难道你是花生?”
夏夷则心里大大翻了个白眼,气冲冲地走进浴室,啪地甩上门。
病得不轻呐,脸快红成鲤鱼王了。乐无异想,去问问清和老师有没有药吧。
夏夷则赤裸着身子对镜子摸着自己的脸,还留着乐无异的指痕,蓝绿色糊得满脸都是。面目可憎么,夏夷则想。他听见门锁轻轻扣下,“咔”的一声,叹了口气,扭开了花洒。

夏夷则顶着浴巾出来,无比吃惊地看到乐无异哼着歌团坐在自己的床上。
“你…”
“夷则?”乐无异抬头,了然道:“啊,衣服我帮你还给道具组了。”
“……”不是这个问题。夏夷则沉默地在他身边坐下,郁闷地说:“你看我的台本做什么?”
“哈。”乐无异笑了一下。“刚才看了你的录像,那小模样,太可怜了,我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台词能把夏大天才为难成这样,”他仰起头,手撑着下巴,金色的眼里满是戏谑,“不过如此嘛。”
“嗯,自然是比不了乐大情圣。”夏夷则不满地扭开头,心想看他跟闻人那段扭捏得跟处男似的,原来全是装得…
“非也~非也~”乐无异讨好地搂过夏夷则,下巴搁着他肩膀。“其实呢,拍这种戏是有技巧的。夷则想不想学?”
“乐无异,你下巴搁得我好痛。”
“诶,怎么会,明明是夷则你太瘦了。”乐无异边说边伸手进衣服,被夏夷则一把抓住,“乐无异,你好无聊。”
“哈哈哈哈,我还会更无聊呢!”乐无异狂笑着一把把夏夷则压在床上。
“乐无异!你做什么?!”夏夷则怒极。
“诶~这不是帮你治病嘛。”乐无异跨坐在夏夷则腰上,煞有介事地摸摸头,号号脉。
夏夷则十分无语地看他在自己身上忙东忙西,突然一激灵,颤抖着出声:“乐无异…你…该不会是…发情……?”
“哦?”乐无异闻言伏下身来,脸贴着夏夷则,眯着眼笑了:“你希望我发情?”
睫…睫毛好长!!夏夷则震惊。
“诶,医生有意,患者无情,夷则你不专心啊。”
夏夷则羞愤地一扭头,乐无异的吻啃在了脖子上。
“你玩够了。”夏夷则伸手去够床头的手机,“我帮你叫闻人。”
“叫她做什么。”乐无异眼疾手快把手机扫到地上,“我对她表白的时候想的可是夷则你啊。”
“你……”
“这就是我的方法,来吧,夷则,我们把刚才的戏演一边。”
“乐无异你……起开!”
“别这么无情嘛,夷则。”乐无异亲着他锁骨说,“你就把我当成仙女妹妹,要不我当你,你念仙女妹妹也行。来吧,先清清嗓子。”
“……”夏夷则被按着吻得喘不上气。这是哪门子的清嗓子啊!!他委屈地想。
“我说了啊,不管夷则变成什么样子,有多坏的爹爹,我都还是很喜欢你……因为夷则是个很好的人~啊~”箍着腰的手慢慢上移,掀起T恤,摸到胸口两点的时候,夏夷则难耐出声。
“嗯……”
“夷则真厉害,这样也能记住台词。为了奖励你,下一句我来说。”乐无异一边痛快地上下其手,一边做深情状,“终有一天,这河山万里都将为我所有。到时无论你想看什么,想要什么,凡我所有,绝不吝啬。”
夏夷则侧脸埋在枕头里,皱着眉闭着眼,脸色chun chao一片。
“诶,夷则也不给个反应,真叫人伤心呐。”乐无异压着两侧,低头啄吻他柔软的黑发。“我不知道,你都喜欢什么,也不懂该如何讨你欢心。所以夷则,如果有任何事物能让你开心快乐,希望你能……”手钻进后腰揉上挺实的tun ban,慢慢向下探索,“希望你能告诉我…”
摸到最私密的地方,夏夷则心一跳,顿时“呜呜”颤了起来。
“说呀,夷则,台词。”乐无异手指在xue 口轻轻重重划着圈,“态度不认真啊,不认真我可就要把你就地正法了。”
“我…我不用那么多……只要…只要…”夏夷则喘着气,越说越小声。
“嗯?只要什么?”乐无异凑过去听。
“只要你给我滚出去!”夏夷则一把抄起床头厚厚的文件袋拍在乐无异头上。“乐无异!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诶呀!谋杀亲夫啊!”乐无异抱头逃窜。“夷则…夷则你等等…”
“等什么!太清御云式!喝!”
“你…你浴巾掉了……”
夏夷则一低头,果然围在腰间的浴巾不见了,反应过来时大势已去,被乐无异一捞抱起,失重之下仓皇搂住对方脖子,啃着他肩膀愤怒地想:罢罢罢,不是我军无能,而是敌人太狡猾啊!
“夷则啊,痛啊,你现在咬我一口,等会儿我会让你更痛噢。”
“呵呵,你可以试试。”
“哈,我很欣赏你的临危不惧。待会儿可别喊痛噢……”
“你……嗯………你混蛋……”




“报告清和老师,前半场是乐无异对夏哥言语攻击,夏哥面对敌人的挑衅坚决不发一言。中场是乐无异喊投降,夏哥绝地反击。下半场虽然惜败乐无异,但是我觉得夏哥虽败犹荣。”
“嗯,灵觉,你做的好,下去吧,别对别人说。”
“是,学生告退。”
清和窝在沙发上想了想,拿起手机挂了个电话:“喂,紫胤,你说我教育徒弟的方法是不是不太对啊……”


次日清晨的片场,乐无异鼻青脸肿地出现,后面跟着蔫了吧唧的夏夷则。
“无异,你们俩昨晚打架了?!”闻人惊呆,“要是被导演看到…”
“小叶子,不是说让你好好照顾夷则吗!你!”阿阮愤怒地指责乐无异。夏夷则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哼了一声甩手离开。
“啊喂!夷则!!”乐无异匆匆吩咐闻人:“帮我俩请假一天!拜托!”说拜托的时候,已经直追夏夷则飘得老远了。
“他们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呢,反正肯定是小叶子的错。”阿阮扭头想了想说。“不管怎样,先去跟导演撒个娇吧~”


End.

评论(6)
热度(28)

© 满陇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