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断袖》,白云骄霜,以及别的

《断袖》看完了,毫无疑问是庄雅婷写的。除了优美如诗的文笔,编剧和普通写手的差别还在于对剧情串线转镜和松紧节奏的熟练拿捏。一如既往的庄式风格,全文矛盾不断,对比随处可见。因格局所限,这文也仅是一篇历史耽美小说,但在耽美里也十分出类拔萃了。

看完之后印象最深的是董贤的美貌,“那流转光泽的容貌,是人的容颜所能散发的吗?黑影中皎洁的月色,宛如透明的、孤独的流星”,“他眉峰微聚,翳云便缱绻不散;眼波清盈,涤荡人世浊浊。”看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这样一个美人放在我面前,我真的能忍住不着迷吗?许多男人为董贤的容貌而疯狂,蜜语利诱下又有几分真心,如果我是这样一个美人,我又能分辨吗?

庄雅婷写人不止简单地写某某天真,某某伪善,得一起把这造就人的原因也写出来。当然这点在作家编剧里不算什么,不过对于网络写手们来说真是不可企及的功力……

话说回头,谈谈董贤。庄笔下的董贤是一张天真纯洁的白纸,但是在深宫政局中天真也意味着愚蠢。董贤身为长子,从小备受呵护。上有慈母,下有贤弟持家,身边又有事事替他出头的密友朱诩,养成了他温和不争,单纯善良的个性。十八九岁入宫奉职了,心还如孩童一般,不晓得利弊。我们都知道小孩做事考虑的比较少,尽管有时候出于善意,却会把事情搞砸。这时候面对苛责,孩子只会委屈地想,我是好心呀,大家为什么不体谅我呢?我真是全世界最可怜的人。

董贤正是这样一个人。他还是一块璞玉,尚待调教,却不幸身入泥泞,等来的全是谩骂。这样的事情多来几次后,他自然而然地开始怀疑起世间的是非对错。

这个董贤稍微有点叶小钗的影子,懵懂时期就因世情所迫卷入大局,一边说着想退隐一边又随波逐流。某段情节里董贤身在简陋的驿舍,心里竟然不由自主怀念宫里舒适的床褥,不禁为自己的改变而惶恐,自我怀疑还能不能再保持立场。这段真现实,就好比任我行在黑木崖住久了,也自然而然地享受起了千秋万代的高呼。有时候我也不禁想问问叶小钗,你现在真的想退隐吗?

庄笔下的董贤和叶小钗另一个共同点是,他们都没有思考过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只是一味地想逃避现状,行为也一直是被动地看棋落子。

董贤的形象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倒是把刘欣对董贤的爱情拔到一个新高度。刘欣作为一个少年帝王,一直在二位帝后的阴影下执政,怀念的却是幼时在属国的人伦亲情。他渴望作为刘欣被爱,而不是帝王。他不仅因为董贤的美貌而爱他,更在董贤身上找到了他渴望已久的纯净,宛如故乡定陶洁白的飘雪。这么一升华,配合一个单纯爱哭的董贤,倒也在情理之中。

再说说董贤的旧爱朱诩。两人的感情从朦胧,到猜疑,再捅破了窗户纸,最后惨烈收场。朱诩可怜吗,确实可怜,但是除了问天之外还能做什么?最后董贤让朱诩忘了自己,娶妻生子,朱诩怒斥董贤自私,巧的是刘欣的中常侍宋弘也说过同样的话。董贤的反应往往是呆若木鸡,然后哭泣。董贤自私吗?是。但是爱情里谁不自私呢?爱情本该是平等的,但是政治漩涡中的爱情却不容许平等。跪伏在封建帝权下的爱情,早已经畸形,留恋它的只有可怜的痴人。

这篇文独特之处还在于描绘了很多在官场动荡中摇摆的官员,也是庄雅婷一贯的写法,多种价值观冲突。不过这主要还是一篇爱情小说,就不展开讨论了。其实讨论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最后的董贤之死:


正如庄雅婷所说,“总之一切都结束了”。政敌要的是他们死,百官要的是自保,百姓要的是安宁,你生时的冤屈,只能成为后人的谈资。人都死了,一切就结束了,要名何用?担当身前事,何计身后名。

顺便这段董贤之死,让我想到白云骄霜。白云这人虽然格调不高,不过浑身都充满了浪漫因素。作为傲笑的宿敌,傲笑一生中最激烈的段落也随着他的死亡而结束了。最后死亡那段白发白衣躺在白雪皑皑中,胸口刺红鲜血汩汩流淌,实在是触目惊心,难以忘怀。风雪呼啸中宿敌的背影毫不留恋地离去,自己的身体渐渐冷却,无法动弹,想大声呼喊“傲笑红尘,我白云骄霜绝不会败给你!”喉间却只能发出细若蚊呐的呻吟,出口就飘碎了。骄霜冷尽世间念,冰炭化作妙莲华。枭雄白云骄霜就这样安静地死去了,与天地化作一体。很凄美的死法,非常浪漫,可惜霹雳没拍好呀。

顺便霹雳版白云的造型我一直不太满意,直到看到三昧堂的自创版本。白云深处君侯家!白云骄霜这种有洁癖还开妖号的变态,正该有贵气逼人的中性的气质。



超喜欢这版!!但是貌似世上独此一尊……

嗯,再说点别的。看到有人说《断袖》情节简单。我觉得现在很多人看故事太注重情节。观人之一生,莫过于吃喝拉撒睡,生老病死,万变不离本。重要的不是做什么,而是为什么做,做的时候又是什么心情,做完之后又有怎样的改变。换言之,情节发展并不那么重要,做事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作者通过故事传递出的想法是最可贵的。而不是说像某位网络写手,仅仅因为一个简单故事梗概,就抓住不放说“你抄我梗”“撞梗可耻”。真是可悲。你笔下的人物流落俗套,人格平面,严重标签化。你没有能立起来的角色,也只能玩情节套路,自然就死咬剧情不放。同样是军人战死的情节,不同的人,赋予这段死亡的意义也不同。

当然对网络写手来说这种要求确实是太苛刻了。不过希望大多数读者也不要让自己的品味同流合污……

评论(19)
热度(10)
  1. 满陇雪满陇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霜月铃

© 满陇雪 | Powered by LOFTER